叶瑞

=瑞尔/Leaves(leaf)
一个爱好写诗的而已
安雷/雷安 瑞金 。。。随意啦,杂食。。。

24日的午后【日历式相思/雷安】

半倾的阳光

半壶的孤静

也许会斜倚在一棵不知名的树下

等你归来

我的国王


曾是血与泪的交织

时光飞逝

年老的我有足够的墨水来痛哭

记录给你的信


六月是残忍的

是无情的

它割断了我们的往来

在没有暴雨的日子里

这个六月

平静无波


宛若古井


年轻时就是六月

肩负骑士的使命

断垣残壁的遗愿

慰藉你的脚印


错误的开始

源于夏日

没有烈阳

没有闪电

留白般抹除的绿色


那棵树叫白杨

笔挺纤直

我在白杨树下

用悲哀的曲调

惋惜


惋惜你的离...

19日的早晨【日历式相思/雷安】

未说完的话语被疏密的雨脚刷平

痕迹浅淡

一片寂静

我很孤独


骤然袭来的疲倦毁灭了我的清醒

完整平面的梦境还是完整的

只是未完成的破碎

又被忘记


我曾在暴雨之夜安抚自己

告诉自己

雷电千钧的湖水

并不只存在于神话


开始跋涉

我尝试着开辟

杂乱无章涌来的火焰

或是冰晶

混淆了我的视线


孑然一身的燃烧

我早就麻木了

像每个普通的夏日

斑驳的紫色溅落在家乡的树上

在夜晚


28日的夜晚【日历式相思/雷安】

#这是致雷狮的。。。嗯。。。就当是安安写的吧


28日的夜晚

我在暗处细细地聆听

风同湖水的交谈

他们说的很小心

只是略微皱了些波纹


古老的故事

被他们这样延续了生命

第七颗星悬在头顶

搅动盛满了月光的树林子


不点灯

气泡般的过往

配不上打扰的陌生人

带动一片闪电的低语


还是继续听着吧

听听礁石的故事

听听云杉的伤痕

听听碎冰的预言


于是再问问蟋蟀

早已蜿蜒上房顶的青藤

是否送来了纤细的桃枝

记起了那片安逸宁静的地方


渔船那边有笛声传来

婵娟就在摇曳的灯火芯里了...


远程的旅行(致冬爹的明日城)

#观冬爹的明日城有感吧,诶,写得太好了。。。仰望太太。

#因为没有手机。。。好久了才能发,不要脸地艾特一下太太 @凛冬压力山大的季节 


流浪人间还是

隐居山林

平淡无波是件好事

在你眼角的恣意

星星在那里常驻


镜面一般的湖泊

沉睡了许久

负伤的美丽

访问着明日的城镇


我也未曾到过一个终点

看你的睡颜

重复苍白无力的过往


你是个孩子

一颗新生的星星

不像我

已经老了啊


对不起

也许是个谎言

毕竟又不是

那是个我到不了的地方


因为我没有未来

也不...

海(The Night)

仓促的记忆掠过脑海

我茫然的躺在银河的中央

 流星逃跑似的落进海里                      

 倔强的熄灭成余留的灰烬


我站着、躺着、坐着,

在这片蓝色的边缘

萤火从海底升上来

蓝蓝的,温柔的,

安抚了一湾的海豚

安抚了我脚下的海


我走着,

犹如月光的色彩,

充满了海的气息。...


海(The Dawn)

                  月亮消失在突兀的地平线上

                  吹着海风...


半圆

没有意义的开始和结束

千篇一律

八岁那年的夕阳

从来没有留下过回忆

人生漂泊

你说过悲观是种疲惫

是种倦怠

我流连于超于平日的现实

在一扇门的背后画上否定的红叉

打开半夜的窗

是四分之一的灯光

你不能和我说晚安


我在过着正常的生活

想着不正常的事情

月亮滑过天空的碎片

也许会落在手电筒的中心

把电池燃烧殆尽

你失望地叹息

我无言离开...


发现了,其实很多太太们写的,画的,都是安迷修和雷狮年轻的样子。他们拥有着青春和美貌。可是,为什么不想想他们老了呢?这也许有些难想像,但是却很现实,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会经历的一段日子。


抱歉占一下tag,希望大家能看到吧

【安雷】话说为什么安迷修想要雷狮的眼睛(重发)

—“孩子,你要知道,不是所有的翅膀,都能飞。”


    安迷修呆愣地看着星空,他不明白,为什么白天单调的蓝色能在夜晚生出如此璀璨而令人欣喜的光芒。绛紫色交杂着闪亮跳跃的星点,在这片奇异而广阔的画布上,一旁灿绿的长生树轻微地晃动。

安迷修五岁。

他向往天空。

他想飞。


年迈的骑士已经没了气力,斜斜地靠坐在一颗有着满树萤绿色叶子的树干旁。他没有注意身边走过的行人的羡慕的目光,老骑士只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走了,他微笑着,看着比自己矮了许多的孩子,用微弱的声音讲着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

[安雷]/暮光(上)

   1.暮光


“你还活着吗?”

“嗯。”


“你别死了!你只能死在我的手上!喂!”

“对不起了,下辈子再说吧。”


还是那个下午,那个阳光恣意张狂的下午。四周是寸草不生的硬板的土地,尘土飞扬。

“你还记得我吗,雷烨?”

“你是?”

“我是安森特,别忘了,这是最后一次提醒你了。”

少年的脸上是和阳光一样的笑容,那是他未曾见过的景色。


他辗转多年,奔波于大陆,见过雪山上的阳光,见过塞纳海的波浪,亦或是任由自己坠入峡谷。

他没有看到过任何可以与那个笑容比拟的景色。

也从来没有找到过任何记忆的零碎...

1 / 2

© 叶瑞 | Powered by LOFTER